再发芽边界望乡《望乡》(十四)【终章】 长篇科幻连载

国学经典 2020-01-1470未知admin

  安娜被执行枪决,幸好打偏,只让她受了伤。不过这也让摩西对自己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感到心灰意冷,在激活传感器后把告诉了女娲。但芒克却告诉他,女娲其实早就什么都知道了。

  再发芽 生人,喜观影、读书,以编故事为乐。常想象在的中,人的改变与坚守。希望能在神奇的设定、有趣的情节中,塑造鲜活的人物。代表作《记忆手术》《大王的影子》。在“不存在”及《漫客小说绘》发表过作品。

  它出生了,活了——从那容纳生命的腹腔被剖开的一刻起,立即感到一阵生的喜悦。

  原本在那遭到重创的母体中,它着死的。养分供给断绝,体温流失,包裹着它的肌体渐渐、收缩、失去了弹性,这让它从无到有的安全“巢穴”,已成为要将它的死地。它疑惑、恐慌、——虽然它负责情感的大脑功能区仍在成。扭动着身体,边界望乡想要自己突破这桎梏去到外面。然而它太弱小,一切努力都是徒劳,不仅没能改善这处境,还白白浪费了宝贵的能量,让死亡倒计时大大加速。

  就在它之际,困住它的这幅躯壳突然被外力打开,光线照入,扎疼了它还不能完全辨物的眼睛,水压一变,得它尾巴一使力,窜了出去。在此时,它才对死去的母亲有一些留恋和悲伤。但那具遗体马上就被捞走,它这种情绪也被逃出生天的愉悦所压倒,很快消逝不见。

  可这终归不是正常的生产,幼体状态的它没有亲人的抚慰和,危机感如影随形。欲让它运用起还未发育完全的身体器官,开始探索身处的世界来。

  我是什么?我在哪里?它隐约觉得知晓这答案,只是藏在意识深处,是现在的脑力所力不能及的,就不再多想。视觉,才只能分辨出哪里明,哪里暗,看到一个异于自己的生命体的模糊形象。虽然明白是那没有尾巴的生物救出了自己,但它仍对其保持高度,离得远远的。而懂得称那生命体为人类,是后来的事了。幸好靠触觉水流、温度,靠听觉回声定位,还能发挥出一点那与生俱来的能力,让它知道母体之外是个立体矩形空间。当然,这过程少不了几次撞到这世界的“边界”,皮破血流。

  它受伤时,那个异类会接近它,在它的伤处贴上附有药膏的轻薄条状物,让伤口愈合得更快。是什么时候起它允许异类接近、边界望乡甚至治病时轻抚自己的呢?大概是从它饥饿难耐,不得不接过他抛来的食物……不过除此之外就没有更多接触了,尽管异类对它善意相待,但它对他一直怀有一种没来由的恶意,它的解释是这应该是为而天生就有的戒心吧。

  毕竟,异类属于水面之上那令它恐惧而避之不及的地方,只是偶尔才下来一次,两个世界的交集仅此而已。看异类那笨拙的游泳姿势,就明白他是不可能懂得在水中驰骋是何种滋味的。这让它有种心思无处诉说的孤独感,它当然有分泌说出这些话的信息素,但无法得到任何回应。有不是我,但像我一样的生命存在吗?本能告诉它,它应该是有同类的,但是,在哪里呢?

  它对时间的理解没有像对空间那样顺利。它也会困乏,睡上一觉又醒来,它把这个周期叫做一日。日复一日,时间流逝,每天都有不同的事发生,有时是接受投喂食物,有时是排泄,有时是玩游戏——异类在水中陆续添置了皮球、迷宫、冷热水喷口……各式各样的装置,正是这一天天的记忆组成了它的。只是它对记忆的提取非常混乱,时序都是打乱的,且变换个不停。昨天的事记成是前天,很久之前的事一想起来又像刚刚才发生。例如它记忆里是先有在冷热水流中玩耍,后有异类来安放喷水口,如此相互矛盾才让它意识到是自己出了问题。好在随着身体的生长,这种现象越来越少,但新的状况又出现了。

  当它长到体重增长了两倍,与那异类的体型相近时,力量和速度也大大提升,它有了安全感,不再觉得他是个太大的,上认为对其所做的事应该有感激之情——虽然这同它的直觉相悖。它开始感到所在的这个世界的狭小,渴望去到更广大的地方,一些明显不属于它的记忆片段时不时地出现在它脑海中。那些片段多半是以视觉效果呈现的,这大概和它的眼睛发育成熟有关,它看东西越来越清楚了。

  它在一次睡梦里忆起一片无际、能尽情畅游的辽阔水域,有着形形、大大小小、难以计数的巨量生物生活在其中——也包括它的族人。虽然更具体的细节是朦朦胧胧的,但它也知其绝非像此处一样狭小、单调、乏味。它在那个梦里流连忘返,边界望乡和它的族群一起交往、捕食、冲浪……在梦中它不再孤单。它想不通,这完全是幻想吗?但那些填充的素材不可能凭空出现。或者,那是祖先预留在基因里无法消除的印记?

  接连几日,它做着那个梦的续集,乃至于没有睡觉的时候也是半寐半醒,它梦中,快活得。它没想到的是,梦有做完的时候,且结局也与原本的情况大相径庭。

  它那片水域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类似水底火山口的球状发光物,让水由表层至下,变得越来越热,最已成沸腾状态,水中所有的活物纷纷下潜。之前它还鼓起勇气,跃出过满是大小不一的浮冰的水面,体验了一下在中屏住呼吸的感觉,如今再这么做的话它就要被煮熟了。它跟随族群游向水底深处,可是热浪也跟在后面追杀,水被蒸发得越来越浅,直到最后无处可逃,族人都在几近干涸的泥浆中,只有极少数幸运儿钻入了连通着地下水系的洞穴,顺利地游到……

  梦中那被热水烫伤的痛感剧烈且真实,让它忆起在更久远的时期,一次只身靠近水底火山口的情景来。那种身体组织被高温的疼痛不是靠意志力所能受的,只能用从一种水草中提取的药素来让神经,保持,做短暂的抵近观察。但这终归是一场,烫伤是不可逆的,当完成了任务,用尽最后的气力游回到安全区域时,死亡已是不可避免。这场赴死之旅的目的是为探寻那不停散发热量的神秘源泉,找到能为己所用的办法。这用生命换来的宝贵情报,当事人无法亲自讲述——分泌信息素的器官早被损坏,只能指望其腹中临近出生的胎儿了。胎儿在母腹的重重之中,即使受到了,只要及时取出养育,日后还是会在成长过程中恢复的。

  至于恢复了又能怎样呢?它还是不明白,想找谁询问个究竟的愿望更加强烈,水中到处是它分泌的信息素痕迹。

  之后,又过了许多日,突然有一天水中有了几句异样的言语。虽语义不明,像的胡话,但能被它接收信息素的器官识别出来。它心花怒放,在水中翻滚、转圈,疯了一样找寻其来源,却发现竟出自那个异类——他是在学习自己的语言吗?

  这段时间以来,它和异类相处得很友好,通过肢体示意能做一些简单的沟通。如今用双方都已明确所代表意义的动作,对异类的牙牙学语进行对比修正,没隔多久,就能进行一定程度的交流了。照这样发展下去,它和异类能没有阻碍地进行你言我语的对谈将指日可待。

  到那时,那异类是不是能解答一些自己的疑惑呢?它想到这一点,觉得是该正视事实,彻底接纳他了。

  一次结束后,它游到异类身边,绕着他转了几个圈,然后伸出尾巴,轻触他的头部。这是它的种族表达亲密关系的举动,做这个它无师自通。

  就在它触碰异类的一刹那,的它身体内起了一种化学反应,脑中被封存的部分一下子被打开,它全都记起来了。

  它竭尽全力的克制自己不把尾巴立即缩回来,但没能成功,只好再伸过去,强着恐惧完成了那表示它和异类的关系更进一步的仪式。它知道要是自己反应异常的话,人类是可以察觉出来的,可能就会发现它的秘密。

  它明白,从这时起,它那无忧无虑的幼年时期即宣告结束,今后该担负起扭转种族悲剧命运的重任了。它要时刻保持,伪装自己,将想达成的目的隐蔽起来,绝不透露半分。它的种族原本一点也不会撒谎,这是它的母亲所在的那个小族群演化出来的新技能,还不够完善,它还需要摸索、学习……

  “娜迦族能够把部分记忆遗传给后代。不是我们了女娲,是它了我们。唉!”芒克连连叹气。

  “这对人类来说的确是难以想象的事。跳出自己的狭隘思维吧,思考一下娜迦族的交流方式。信息素不像人说出口的话,说完就消失了,更像是一种存储介质,能在它们脑中保存、……虽然具体还需实验验证,但我的猜想应该不会有大的差错。想必它们就是靠着记忆遗传这种能力才克服生活在水中的种种困难,将文明发展高级阶段的。你告诉我温区的信息后,我开始思考我之前对娜迦族所能达到的文明程度为什么会判断失误,才联想起在抚育女娲时的种种可疑之处——只可惜我想通这些的速度还不够快,没能及时拦下你。”

  “在这信息网没被女娲夺取全部权限前,我还能收到那些激活了的传感器传来的数据,一便知那将要到来的不是恢复电力用的地下河流,而是要把灯塔市,不,是整个极地倾覆的大洪水!这些年极地的地震、地下水异动一定也和它的行动有莫大关系,一步接一步,这是个庞大的计划……我不该擅自做主,放开女娲最后的权限的,这给了它将我们置于死地的能力。唉,凭我们的技术能力,是无法将那洪水消弭于无形的,可能还会导致更大的灾难。”

  “那,我们到底该怎么办?城里现在怎么样了?”摩西看了看女娲,想从那张面无表情的类人面孔上看出些什么来。若人类终究难逃被的结局,或许这也是自的,他还是对娜迦族恨不起来。

  车往城里开,而此时城中已不分保留和被放弃的区域,都是一片大乱。泰格为避免那验证身份方可放行造成的冲突变为一场热战,只能打开,准许所有人都进入城市的核心区。而听闻摩西让难民们和平进城的方法失败,罗柏便炸开大门,带着人也涌入了城中,局面更不可控。

  尼禄指挥工程师抢了通讯站,信息畅通,得知了目前的危急形势,连忙组织武装力量进行,想将人潮逼退。两帮人在电厂区相遇,互不相让。

  “把让开,没有人能我们活下去的!”欣程被从的牢中解救出来,成了这一方的领导者。

  “立即停下,违者格杀勿论!”尼禄用扩音器喊话,然后又转头士兵,“有敢不令、通敌的,就地。”

  他底气十足,他这一方虽然人数少,但都武装到牙齿,战力占绝对优势。但刚刚成功的人们信心大增,并没理会这,继续前进。尼禄正要开火,泰格从人群中钻了出来。

  “你怎么不按我的办,把了?”尼禄大怒,“你不知道这样会把全市市民都置于死地吗?”

  “我若不这么做,当时即发生内讧,警卫队内部就打起来了。我恳求您取消,让所有人都有活下来的机会。一半人另一半人的计划既不公平,也根本行不通,想想别的办法吧。”

  “若还有法可想,议会也不会通过那个抽签决定的决议。你拒不执行决议,是严重的渎职行为,极不负责!唯一还能做出补救的办法就是召集你的队员赶紧站到我这边来,平息这次叛乱,把决议执行到底。”尼禄的确没想到事情会像这样发展,但事已至此,再觉得考虑不周也没什么用了,只能硬撑到底。

  “不行,你睁眼看看,这样做没有半点实际操作的可能性,不等能源断绝,我们就先死于内部争斗了。为市民的性命,我要你!”

  支持泰格的警卫队员们他的召,站在前列,举枪与尼禄一方针锋相对。此时,进城了的难民们也到达此处,三方对峙,一时间火药味十足,战争一触即发。

  不知是谁走火打了第一枪,一个男人脖颈处中弹,鲜血喷涌,立时死去。沉寂几秒钟后,混战开始,人们成片的倒下,有些还是被己方误杀。罗柏带领的难民们枪不多,还剩不少,有人胡乱投掷,竟把这区域内的支柱炸断了。厚重的屋顶崩塌下来,砸死砸伤的不计其数。

  不过,没了照明,,暖气消散,寒流侵入,让人们意识到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处境--不过都是些将死之人罢了,不由得暂时停止了,只是因为还有地暖才没有离开本区。

  “都停下来!不要再做这些无谓的争斗,供电不会恢复了,地下水不会来,来的是要冲毁一切的大洪水……”

  载着芒克、摩西、女娲的那辆车也赶到了这里,车上的播放着此时灯塔市面临的真实状况,人们听后更陷入深深的之中,放下了手中的武器。再打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?

  车停下后,人群聚拢过来。车门一开,各方的核心人物,尼禄、欣程、泰格、罗柏迎上前去——他们都是有轻伤无大碍。而伤还未愈、急着想见摩西的安娜也在其中,所幸刚才她因行动不便来迟了一会,那场战斗没波及到她。

  芒克和摩西下车,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后,很长时间无人答腔。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环环相扣,又能分得清谁是谁非?

  “那条大鱼呢?派人跟着它下到水中,让它把洪水引走,不然就要了它的命。”总算有人开口,提出这办法自然是尼禄。

  “有用吗?有用的话它根本就不会冒险去复仇。就是有你这种简单的思维方式才让人类落得这个。”反驳的是欣程。

  “做什么都没用了?”泰格还想着要去营救伤员,但既然过不了多久都是一死,那救不救又有什么分别?

  “直接放它走吧,是我们有错在先,况且已经这样了,再怎么也不可。不如表现一下我们的善意,以改变洪水流向为条件,让它回到水中,或许……”安娜这话是对着摩西说的,她明白他一定也是这么想的。

  摩西点了点头,而人根本不相信这交易能达成,或者说这谈不上是一个交易,因为女娲违约了也无法对它形成任何有效的制裁。至于因为人的善意就放弃的复仇,怎么可能呢?但不信又能怎样?,死之将至,没人再出言反对。

  摩西给女娲松了绑,表明这么做的用意,只不过这不是在水中,那体感服的头盔也接收不到信息素,不知道女娲有没有答复——也不重要了。

  刚刚的让发电厂厂受损,幸好只是墙壁倒塌,机器设备还能正常运转,那条能直通地下河的通道入口也在外。因受断流影响,不仅发电机没有足够的动力,这通道里的水位也比正常低很多,且还在以几乎可见的速率下降中。

  地上到处是砖石瓦砾,车不能行。一行人抬着女娲走到通道入口,小心地翻越阻物,搭乘式电梯降到下水处,把它顺势滑入水中。女娲一碰到水,也不停留、不转圈,头也不回地飞快下潜,一下子就游得无影无踪。

  此处水下的线虽较曲折,人很难通行,但对女娲来说并不算什么障碍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按它的速度本该已到达最近的中转站才是,但芒克随身带的计算机并未收到水流变化的——也就是说女娲径直离开了,洪水将如约而至。他们原返回到地面上,谈不上失望,这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。

  有少数人受本能的,从残垣断壁中找去到还封闭着的区域躲起来。多数人则不再做无谓的挣扎,不顾气温越来越低,也要在这星空下和亲人相拥着静静等待死亡,他们在屋子里躲了一生,到这个关头想要勇敢一次。

  天上星星闪烁,人们不约而同地在星空中寻找地球所在的方位。相距太过遥远,连那颗太阳都是看不到的,更不用说了,不过那是人类的起源之地,在文明即将的时候回望故乡,是这些在外的人最后的慰藉。

  “人为什么会离开家,到这么远的地方来?”安娜还很虚弱,她把头靠在摩西肩上。

  “他们想着到了别处,生活或许会有所改观,但却不知自己没有变的话,无论去到哪里,都是重蹈覆辙罢了。”摩西轻抚安娜的头发。

  大地开始微微震动,很快,幅度越来越大,已能听到从地底传来的沉闷的轰隆声。摩西和安娜相视一眼,握紧了对方的手。

  然而,就在所有人都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心理准备,那震动却渐渐平缓,直至复归平静。与此同时,地暖变热,倒在地上还能发出暗淡的灯也再度明亮起来……

  “的确是没有改变……”芒克又查看了一遍计算机,“之前检测到那大洪水后,系统就被女娲,我离线了一段时间,之后我虽又夺回了部分权限,但还是不能到水流的实时数据,只能看其后续有无变化。”

  “意思是在我离线的空当,洪水就被消释了,来的其实是正常流量的水,之后再无变化——所以我才没监测到。从科学上,只能做这样的解释。只是我不明白,女娲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人类的决定?”

  “也就是说,女娲一开始引发了大洪水,但没隔多久就又做了有违初衷的抉择。”摩西沉思,“那即是我告诉它的时候……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!”

  摩西不与众人多说,去到那水位急升的通道,跳入水中,在水下待了好一会才上岸,这时岸上已围满了人。

  “我去娲的留言——信息素能在水中留存一会。”摩西登上高处,向人们讲话。

  “信息素本就与人类的语言不同,且现在又被大量的水稀释,我能接收到的不多,不过也能基本理解女娲的话了。它是因为我告诉了它而放过我们的,它知道了人类和娜迦族在温区发生的悲剧,明白是那损人害己、你死我活的思维模式才让双方两败俱伤,走到鱼死网破这一步的。所以,它不想让那样的事又重来一遍,决心再给人类和娜迦族一个共存着活下去的机会。”

  “连在水里的异族都能懂得这个道理,我们同类之间还有什么分歧要靠消灭对方来解决呢?看看这满地尸骸,这就是做零和博弈的结果。现在还来得及,去吧,尽你的力量,帮助你的同类,救人即是救己……”

  听者中有不少人感到了羞愧,包括尼禄和罗柏——至少在这一刻是这样,他们散开,去救护那些很多刚才还视如死敌的伤者,这是勠力同心重建家园的第一步。而去到温区与那里的人们汇合,就是下一步的目标了,再往后,可能就是回一趟故乡——地球。如女娲所说,那才是人类真正的家。

  “谁知道呢?恐怕娜迦族还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,而且,它的能力配合传感器信息网,现在强大到能探索清楚水中的每一个角落,找到的幸存者也不是不可能。也许,我们同它还有相见的一天。到那时,娜迦族或许会重新兴旺壮大起来,而人类也会相应地发展到与过往不同的阶段吧。因为与娜迦族的共生模式将深刻地改变我们自身……”

  “对了,你刚才真的有在水中找到女娲的留言吗?水的流速那么急,空间那么广大,信息素早消散了吧。”

  “怎么讲呢?除了你提到的这些情况,女娲走得也很快……但一定像我说的,它就是那个意思。”

 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已获得本篇人的授权(独家授权/一般授权),可通过旗下发表本作,包括但不限于“不存在科幻”微信、“不存在新闻”微博账,以及“未来局科幻办”微博账等

原文标题:再发芽边界望乡《望乡》(十四)【终章】 长篇科幻连载 网址:http://www.ostaacialis.com/a/guoxuejingdian/2020/0114/514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小题大做语文网 www.ostaacialis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